書映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想要慢慢的....慢慢的....飛
  • 59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愛,怕來不及說

是因為這樣嗎?所以,姐姐和弟弟都抗議你比較疼我。

回首父女結緣40年,對於你的一生,做女兒的永遠只感到心疼,對於大時代的憤怒都不及於我想為你做的事。

當我看著讀高三的大女兒時,看著看著竟將她和當年也是高中生的父親影像重疊了起來,逃難的青春,從此分隔兩地的家人,竟成永生再也無法見面的痛,當全世界為崩解的柏林圍牆大聲喝采時,為人性、為那時代的悲劇深深反省及懺悔。台灣,我出生的故鄉啊!尚且鞭打著歷史的悲劇,政客為利益、為永世可經營的權位找到可滋養的元素,"外省人"竟成了父親必須背鴕的原罪,吳家祖先沒有先見之明,像辜家或是陳家或是游家,早個一代也好,拿個"正宗台灣人"的身份證,也許父親此生為國的奉獻,不需在"外省人"的陰影下被埋沒。

這是父親的錯嗎?是時代的錯嗎?還是我們這輩並沒有從大時代洪流中學到教訓,悲情如何養育我們下一代更健康的身心,父親一輩子深受其苦,我深感其擾,下一代呢?

假若悲劇再次重演,跟著學校逃難的是我兩個孩子,從此天人永隔。坦白說,光想像就讓我受不了,有回和小孩一起看宮崎駿的"螢火蟲之墓",開演至結束,眼淚沒停過,戰爭為孩子帶來的災難,孩子的苦,孩子為生活不得不的掙扎,看完之後為之心碎,當下便發誓,以畢生之力絕不讓孩子遭受這樣的苦痛,父親就是一個活生生走過時代悲劇的見證,全台灣走過那時代悲劇的人,為何要下一代繼承這悲劇,而不是要下一代過的更好? 

待續.........

PS:寫下這文,心情起伏很大,帶起耳機放著我最喜歡的音樂,想寫些有關父親的小故事,也想告訴他,他女兒有多愛他,有多不捨他在病痛中所受的罪,一邊寫一邊哭,一邊回想一邊拭淚,原來想寫的這麼多、想對他說的話這麼多?

想慢慢寫、慢慢的說,想要父親一丁點一丁點的看,更想對爸爸說:我沒寫完前,你絕對絕對不准離開,要好好活著,你的小女兒沒你想像的豁達、開朗,甚至,我不知該如何承受沒有你的日子。請你好好活著,為著愛你的家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