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映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想要慢慢的....慢慢的....飛
  • 59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父親

若有人問我這世間什麼最偉大,我定會不加思索的說:無盡包容的愛最偉大。 

漫天烽火的歲月散盡的一生,結果只是流亡。

您隻身來台,又身無長物,從軍中退伍之後,籌集些資金便賣起早點,在冬天冷冽的氣溫中摸黑起來為一天的生計做準備,聽媽說:妳爸呀!脾氣倔的嚇人,做生意不懂得伺候客人,總是一副不愛搭理的模樣,為此常和人吵架呢?從小時候聽到大的小插曲,每每總會惹我一陣大笑,越大越笑的心酸;常聽您道述童年,家鄉未變前的安樂景況,您說:吳家在"無為"這小縣堪稱望族,紙廠、糖業、糖果、果園、像校區般大的家,就連蔥都有人般高,還有一個好大好美的蓮花池塘。當時,您的眼神彷彿被拉進時光般的深邃、遙遠;那麼多好玩、好吃的東西,在我幼時小小的心靈便以深植那一份與您相當的期待,我想看看奶奶慈藹的面容,人般高的蔥。您又說:我父親當時就娶了三房妻室,妳奶奶排名第三,應稱呼三奶奶才對,唉!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不是還活著.......。我驚訝不已,彷若自己的身分也尊貴了,看著您那份回鄉的意念便升了,我知道總是有那麼一天.......對吧!

戰爭逃亡時恐懼的心態促使您更加渴望擁有一個安定美滿的家,於民國四十八年您娶了廖氏為妻,誓守終生愛她,為了她您紆尊降貴,賣起早點,後考進高雄港,任職技術士,與海便結緣,您常說:海的壯闊更顯得人的渺小。也許您命裡註定受難,母親聲稱個性不合,便離開我們,我正值哺育年齡,您含著淚,咬緊牙關的扶養我們,童年就在一片蔚藍、一些漂泊無居,單身叔叔們的寵愛中渡過。

您說:假若我此生尚有一線希望,便是得自兒女。而生活對您而言,真是了無生趣,只是無限沉緬的責任,問過您:僅止於責任?您緊蹙著眉不言不語,我曉得您又思索那些令人心痛的問題,身為兒女的我,只能焦急,只能期盼,爸能樂觀積極而不是僅為責任而活,為了我們而活,但我並不想一生託付與您,這份深愛只有加重我想為您好好活下去的意願。 

從稚齡啞啞學語開始,您便擔心我的未來,這孩子長大了是不是會交上壞朋友學壞樣兒去了,唸書是不是很笨,什麼都不懂......。整個成長的問題您都替我想過了。但在這繁華卻令人無所適從的社會中,實際上遇到的問題又是您意想不到的,自己摸索那條必經的路,雖然很苦,依然堅持什麼都不願坦白告知,認定您即是鴨子上架也未必了解,那時我只是一昧的怨您,毫不關心我,哪談得上了解呢?

初中時,我故作瀟灑以便掩飾心中不安,您看出來了,只告訴我真就是美,就任著我的性子啃噬您夜夜不眠的痛心;和同學三五成群的藉故唸書,便恣意率性而為,每晚張三家,李四家的跑,夜夜遲歸,您便夜夜焦慮的等我安全回家,有時心中有了一絲悔意便感到您的溫暖;和您無法溝通時,唯一能做的就是大聲嚷嚷的發洩心情,您便頹喪的坐在沙發上,陰霾的表情中有著無奈,對於我的霸道,於苛責之際,又於心不忍,這就是父親那無限包容的愛,我卻執著於代溝假相的真實性,就這樣我和您虛擲幾許歲月,倔強的性格都是一樣,誰說成長的一定是兒女呢?

年前您為了工作,更為了賺更多的錢隨工程船到了泰國,每每見您千里飛鴻,手不自覺的便顫抖,淚早已不爭氣的泊流而下。自我到員林唸書,住在家中機會少了很多,轉回台中後,您又為修船之事,頻頻兩地奔波,相錯之餘,能長談一宿的機會便更加難得,我曉得您也非心所願如此漂泊,但環境逼迫您無法不如此,縱知如此,年輕的心能促我任性不羈,自以為自己活著就省事了,常自問:當真如此?越體會到您的心情,越是恨自己盲目的無知及愚昧,寫信與您提到,我欲插考大學中文系,您回信中不是贊同就是鼓勵,沉寂一年的讀書慾望便又高升,努力了半年,又不自覺的思索,自責,我怎能再要您為我犧牲呢?而我至今尚無一回報。

您對國家、民族或整個社會,都寄予期望及關切,您本身就是的化身,叫我怎能不去愛這人世間呢?爸這樣一份對等的學習,終會有所成果及回饋,於您,我會好好做一個人,光要吳家門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