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想要慢慢的....慢慢的....飛
  • 602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對孩子的受教環境憂心

在台中的日本小學(當時位在太平,921地震後搬到大雅清泉崗附近),是由日本政府直接補助,但學校校地承租費用及在校職員(如校工、翻譯等)是由家長平均分攤,一年需繳12個月的費用,民國85年時每個月約繳7,000元左右。

台中日本小學的型態比較接近日本與美國學校的綜合版,它比日本當地小學活潑,也許人數實在太少了,包括小學及國中全校不到150人,老大原本就讀千葉縣一所小學,因家庭關係轉回台中學校,兩年之後又轉回台灣小學,歷經三地不同教育方式(包含家長教育),感概實在很多。

今天我特別想提台中日本學校"教頭"所說的話,他在對談中強調父母的角色及需與學校配合的部份,其實大家可能對日本有某些印象很深刻,如母親所扮演的角色,確實大部分的日本媽媽在孩童學齡前幾乎不上班,當孩子漸長時,可能二度就業或只是做一些"打工"的工作,依然以孩子為重,我想這無關乎"女權"、"國情"、"文化"那麼大的議題,在我認為那是"生命選擇"的重點。

他說:國家、學校、家庭是支撐"鼎"的三根支柱缺一不可,就經驗來說,台灣媽媽對孩子在學校活動的配合度不佳,不是說不關心而是太忙,甚至認為孩子交到學校,就是學校的責任....云云,每當學校有活動時,那些無法出席的孩子活動的家長,等於喪失掉陪孩子成長的機會,學校是無法替代父母的....。

"教頭"的話彷如重槌般,狠狠的打進我的意識、我的心。

事實上,剛聽到這段話時,我的第一反應是"他"歧視台灣媽媽,否則要特別針對台灣媽媽來做這樣的提醒呢?

爾後才發現,學校活動真的很多,每個月都有,不是"學藝會"就是"秋祭"、游泳比賽(150左右的超迷你小學可是擁有標準泳池喔!所以夏天的體育課有大部分是游泳)、跳蚤市場....,仔細觀察日本家長幾乎每次全員到齊(活動若是假日爸爸也會出席,很神奇吧),台灣家長總有人固定不出現或請祖父母參加(包括運動會),有時看到孩子期盼的眼神,真會叫人難過,其他家長(不分中、日)都會注意哪些家長比較少出席孩子的活動,特別協助這些孩子來學習處理這樣的情緒與狀況。

學校活動多見仁見智,但藉由參與學校活動中,我不禁非常熟悉孩子在學校的學習狀況,也認識她每一個好朋友,也更多機會跟老師溝通;當孩子轉回台灣小學後,一學習期一次家長懇談會,匆匆認識一些參與活動家長及導師,其他藉由"聯絡簿"溝通,孩子在學校的狀況幾乎不了解,只能從孩子言談中的片段及老師留下的一些"蛛絲馬跡"去組合、判斷。

當孩子在學校有異狀時,家長往往是被告知"結果"的人,而不是預防及協助孩子度過風暴的人,沒有參與孩子成長,不容易了解他們當下所面對的"喜、怒、哀、樂及想法",在家長心理留下的是他們那年代的喜也是他們記憶中的悲,這兩者像平行線是無法重疊的,經驗大不同了。

老大滿十七了,我會跟他搶漫畫看也會和她討論劇情,不曾將"漫畫"當洪水猛獸看待,漫畫也分適合不適合閱讀,我盡量協助他們選書,他們也會克制閱讀的期間(假日才看或考期幾週不看等),我參與他們的生活及想法,盡量不干涉他們的決定,身為這樣父母的態度,是"教頭"那一席話所造成的影響,我不"立","孩子鼎"必倒,政府不"立",全國孩子必倒啊!

政府及為人父母的責任為何?傳承意義之所在為何?教育本質之所在為何呢?

投資教育 愛爾蘭翻身變富國

高正忠/交大環工所教授(新竹市)

最近高學費的問題導致社會關注,有些官員認為學費該漲了,甚至說出若有學生覺得貴,就應努力考上學費較低的學校,很難想像官員會說出這種不解民間疾苦的話。

而另一方面又看到政府端出對企業優待的方案。培育有前景的企業確實值得投入,我很贊成,但若沒有長期投資教育,絕對不是正途。而投資教育及投資產業這兩者並沒有衝突,只在於政府是否把錢用對地方,讓我提出一個證明供大家參考。

6月29日紐約時報有一篇介紹愛爾蘭的文章「彩虹之端(The End of Rainbow)」。在看該文章之前,印象中愛爾蘭是一個以農牧為主且保守的國家,可以說沒什麼特別印象。其實愛爾蘭已是歐盟僅次於盧森堡,第二富有的國家,超越德法英等先進國家。這個曾以借貸度日的窮國家,居然已成為第二富有的國家,該文即是介紹該國的成功之路。

愛爾蘭對企業只抽稅12.5%,相信這一定讓很多國內企業非常羨慕。而更有趣的是,他們的政府稅收居然是成長而不是下降,這可能又讓政府官員羨慕得很。

愛爾蘭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在1960年代開始投資教育,讓很多勞工階級的小孩能免費讀到高中職教育。而在1996年更進一步讓大學教育幾乎免費,讓該國有更多優質的人力,除了帶動國家的進步,更因此吸引了很多頂尖的國際企業投資。今天全世界前十大藥廠有9家、前20大醫療設備公司有16家、前10大軟體公司有七家在愛爾蘭投資。早在1993年英特爾即在愛爾蘭設立晶片工廠,愛爾蘭幾乎沒有人失業,且還有20萬國際人士在那工作,其中包括5萬人來自大陸。

看了這個國家的成功,我相信大家都很羨慕,如果台灣沒有失業,大家都能享受幾乎免費的教育,我想即使企業少交稅也不會有人反對。愛爾蘭成功的因素非常簡單,就是讓教育幾乎免費,包括高中及大學教育均如此。我很佩服愛爾蘭以前的主政者,在數十年前就知道要投資教育。另外一個國家芬蘭也是由於投資教育,而在短短數10年間超越很多比他們先進的國家。而這兩個國家都不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先進國家,甚至以前還是一個窮國家。

最近交大清大為了是否合併爭取500億爭論了一陣子,說穿就是因為學校經費不足,然而學校經費不足,並不是只有大學,而是全國各級學校普遍的現象,甚至一些中小學還常要靠家長會捐助才能彌補經費的不足。我們並不是一個貧窮的國家,只缺少一位能看得遠的政治人物,願意投資教育。

很希望我們也能看到那道彩虹,雖然內人可能又要說我在作夢,她不相信國內的政治人物有人願意看那麼遠。不過,我還是想寫下這篇文章,築個夢至少能讓我睡一天好覺.更好的是,若一早起來能看到彩虹,會更讓人歡喜。 【2005/07/11 聯合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