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映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想要慢慢的....慢慢的....飛
  • 5947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是誰?我挺誰?探索內心 講想講的話

我只是想表達一種值得互相學習、尊重的態度

咪咪大概三個月大時,我開始跟她講故事,尤其會指著繪本上的圖案告訴她,這是甚麼?那是甚麼?其中有一本書『人』(漢聲出版),繪本前幾頁仔細畫著人類的五官,少數民族的特性,眼睛中眼珠的各式顏色、人類的各色皮膚、各民族鼻子的特長等,甚至長頸族、掛耳族也仔細描繪特點,最終書中想表達的是人類地球村的概念,你有眼睛我也有,可能眼珠眼色不同,你可能矮小一些,我可能高大一些,誰都不是怪物,血統論、地域論就成了分化族群最佳的一把尺,誰優秀誰能住在這『神的國度』,成為被揀選的子民,由誰決定呢?

對我而言,台灣是我出生、成長的家園,世上最愛的一塊土地,這裡有我已然忘卻的幼稚園同學,老愛笑我的小學朋友,生命至交的國中同學,還有不怎麼親近的大專同學,鄰居、同事、菜市場上老是多給ㄧ把蔥的婆婆,或是老想燉補給我吃的陳姐,我的生命、我的記憶、我的愛情全深深種植在這土地上,這裡有北部人、南部人,有外省、客家、福佬、原住民,甚至有好幾個不同國籍的親朋好友,無論『誰』要怎麼分類,這些被分類的朋友總在我生命中交疊出現,不同層次的感情及故事,在我生命之樹的葉面上一字一圖像的刻印著,我的故是這樣,你的故事必也有著許多被分類的人參與其中,她不也是嗎?

所以,我們必須因為台灣政治氛圍而被區分或是被迫戴上不同意識分類帽嗎?

曾經,跟小孩表明過我的想法,雖然,我從未加入任何政黨,在我投票行為上,支持過不同政黨候選人,若我支持某一候選人,而女兒支持的是另一我不以為然的候選人,總會想了解她支持的理由為何?最後,絕對會尊重她的選擇。

對於身為公民的自己,卻對『民主意涵』懵懵懂懂,對於公共政策毫不關心,總認為那是政府的事,雖有不滿,倒也沒有逼使我想更進一步參與任何公民活動,偶而叨念小女兒身為教改『實驗白老鼠』的無奈,生活依然繞著原本的軌道在轉,直至2100揭露『蚊子館』的存在、金改的荒唐、高捷廠商投標的精準,這些議題吸引我的注意,但2100網站並沒有提供相關資訊,因此,成立『本土公共政策資料庫』將自己關心的議題分類、收集,在這一年半中,看到更多令人心碎的事實(以前從未認真讀報,尤其是社會版),從主計處的統計中,看到阿扁執政以來,自殺人數的攀升,小孩吃不起營養午餐、繳不起學費、偏遠小學被裁撤,弱勢族群的數大化,令人鼻酸且憂心,宣稱德政的健保卻是變相的繳稅,繳不起健保的人,在停保其間,被記錄、被法院追討,依然累積停保期間無法看病的健保費,如此權責不相符的百姓權益,不誇張嗎?父親曾在我的Blog中,要我為那以『10元遺書』控訴生命無奈的單親媽媽說些話,寫到這….回想這一兩年在聯網的點點滴滴,彷彿再次複習了一次我在收集『公共政策資料庫』中的記憶。

這才是令我哀愁的主因吧!

接觸太多,卻無力可施,每一篇新聞像一塊磚,層層疊疊搭成一坐牢籠,令我無法呼吸,曾經嚐試為弱勢族群做些事,在過程中,雖累但充滿喜樂,但這喜樂像泡沫,很快被下一篇全家自殺的新聞給刺破,我們再怎麼做,也救不完、寫不完這些用鮮血控訴的家庭?

去年三月父親去世,我終崩潰,再也承受不了這些令人悲涼的事,選擇逃避,選擇不再發言,不在回應網路朋友的關心,甚至,讓『本土公共政策資料庫』荒草遍野,身為市長,非常對不起加入這城市的市民,而我自始自終未完整交代即任其荒蕪,市民及聯網上的好友們從未指責過我的失職,在此,我非常慎重的跟『本土公共政策資料庫』的市民們,說聲對不起,也謝謝你們的包容。

在總統大選的前一天,在麥當勞的早晨,隔壁桌男女的爭辯,為投誰各持己見,因憂心而有了想寫的慾望,未來四年,台灣要走在甚麼樣的路上,在明天,答案終將揭曉。

2008.03.21 AM10:30 書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