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想要慢慢的....慢慢的....飛
  • 60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游錫堃的紅色恐懼症

既曰愛與希望,為何卻詛咒紅色恐怖  

如果說,陳水扁已經保證絕對會做到二○○八的五二○,那又何必需要動員群眾相挺?如果反制倒扁所標榜的是「我們在向陽的地方」,那麼又為何煽動民眾對媒體的敵意,進而直接對記者施暴?同樣的如果標榜的是「愛.希望.台灣之光」,那麼「紅色恐怖」這種詛咒怎麼會從執政黨黨主席的口中道出?九一六集會帶給台灣的,其實是更多的問號,而不是驚嘆號!

沒錯,將兩股民眾動員放在一個尺碼上去比較是不倫不類的。悶了這麼許久,綠營的支持者的情緒確實需要一個出口,他們絕對有權利透過集會與嗆聲來表達他們的感受,說他們是傀儡木偶,或是將其集會比擬為納粹、墨索里尼式的動員其實完全沒有必要。但任何的群眾動員絕不該只是提供自己人發洩鬱悶,而是要設定更具說服性的價值制高點,向全台灣所有人召喚,我們所訴求的一切,就是所有民眾認同、擁抱的價值。僅就這一點而言,我們必須要說,主辦單位所設定的「愛.希望.台灣之光」是個值得期待的正面訴求,但這個訴求卻在舞台上政治人物的激情發言,以及舞台下群眾的激情作為交相衝擊下,整個給摧毀掉了。

知道舞台上的政治人物說了些什麼嗎?除了民主法治外,對陳總統及第一家庭的貪腐作為不置一辭,卻一再強調陳水扁不必下台,施明德的倒扁動員被說成是「出賣靈魂」。更具動見觀瞻的是唯一現身現場的天王游錫?,頂著執政黨黨主席的冠冕,公開地將倒扁動員說成是「替中國人糟蹋台灣人」,是「紅色恐怖」!換言之,這些天來所有自主登上凱道靜坐遊行的無數老人、婦女、學生甚至小孩,全都成了恐怖份子了。這種語言,出自執政黨黨主席之口,跟統治者糟蹋自己的人民,有什麼兩樣?

更不堪的是舞台上的政治人物多次將怒氣指向媒體,導致台下群眾開始向現場採訪的媒體鼓譟,進一步直接攻擊媒體架設的直播台,不僅導致兩家電視台的採訪線被拆除,兩位媒體主播也在遭受攻擊下被迫離開現場。當台上還貼著「我們在向陽的地方」的幾個大字,當舞台上的政客還在「民主自由」之聲不絕於耳之際,現場立即的示範卻是群眾直接攻擊媒體,這豈是一句「遺憾」就帶過去了?台灣新聞史頁上,難道不會記載這一天?

民進黨其實也不必再撇清責任,這雖是民間的台灣社所發起之活動,但跟民進黨全面主導根本沒有兩樣,除了事前傳出的遊覽車支援之外,主要綠色執政的縣市長、行政院半數以上閣員、多數立委都參加了,現場更是處處飄揚候選人的旗幟,它除了是「挺扁大會」之外,更像是傳統綠營的選舉造勢大會。這也難怪民進黨新生代以國會助理為主的綠六組,會在九一六之前發表聲明,痛批黨中央違反先前「不挑釁、不對立、不動員」的原則,是在「說一套做一套」。而他們原先期盼主辦單位能做到擺脫政黨色彩、避免分裂言論、禁止政黨與候選人旗幟等要求,也充分而完整的展現在這次集會中。

也許此刻的民進黨,是只想救急而不救亡了,一切的一切都以挺扁為先,其他的任何課題,都是次要了。於是只見從游錫?以降的所有綠營政治人物,都迫不及待從「藍綠對抗」的思維慣性來看待倒扁運動,輕賤者有之,糟蹋者有之,殊不知倒扁運動從啟動的那一刻起,已經將台灣的歷史推進到新的一頁,從它的動員、包裝到訴求,都已大幅超越既有藍綠的二元對立,不僅政黨色彩被淡化,動員訴求也彰顯了更基本、更素樸的倫理召喚,也因為這樣,反貪腐倒扁運動才能催出更多尋常的小市民走上街頭。

但民進黨似乎見不及此,依舊在九一六的動員集會中,複製了所有綠營的傳統政治語言,依舊藉由族群、統獨、南北為區隔的座標軸線,進行仇恨與對立的切割,更不惜煽動群眾對媒體的敵意。換言之,當倒扁反貪腐運動正逐步往前超越藍綠之際,民進黨卻選擇退守深綠基本盤,讓「挺扁」成了唯一選項,結果口號標榜的是溫暖的「向陽」,實質相挺的卻是污濁的「貪腐」。這個危機,民進黨的有識之士,不知警覺否?

2006.09.18 中國時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